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晓舟 出神

 
 
 

日志

 
 

论巴萨道德律  

2010-12-20 08:1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过前年欧冠决赛前瓜迪奥拉为全队剪辑的“角斗士”励志短片,再看西班牙国家电视台在巴萨五比零皇马之后剪辑的梦幻短片,人们只能说:巴萨的足球就是一部部令人目瞪口呆心驰神迷的史诗大片,巴萨就像电影梦工厂。

伟大的电影评论家巴赞说过一句话:“电影,就是金钱的艺术。”巴赞的文笔的艺术鉴赏力都超凡绝伦,可他并没有说些“电影是艺术的艺术”之类理想主义的话,他无非老实地指出:金钱当然也是通往理想主义的必经阶梯。

在这一点上,足球与电影完全可以相提并论,尤其是1990年代至今的足球,尤其是克鲁伊夫梦之队之后(也就是他告别教练生涯之后)的足球,越来越成为金钱的运动——或者,对于巴萨这样的艺术足球典范来说是:金钱的艺术。罗塞尔这样的制片人,必须用金钱来维持足球大片的拍摄。

于是,巴萨终于告别了球衣无广告的传统。

我的偶像克鲁伊夫不出所料地站出来高举道德理想主义的大旗。

教父对罗塞尔的批评在逻辑上颇成问题,他说:“如果让巴萨失去独一无二的特性(指胸前无广告)能为他们带来与预算等同或者预算80%或60%的收入,那我无话可说,但现在这个数字只占预算额的6%或7%,我就觉得没有任何意义。”也就是说,这沦为一个钱多钱少的问题,而不是卖不卖的问题。克鲁伊夫既然没有摆出“多少钱也不卖,一年三亿欧元也不卖”的姿态,那就很难占据道德制高点了。

而罗塞尔对拉波尔塔的回击也很有力,首先为了商业比赛不顾教练球员的反对跑到乌兹别克斯坦去,这跟卖胸前广告道理一样,“只是鸡蛋和栗子的差别”。并且最要命的是,拉波尔塔早就考虑过卖掉胸前广告的可行性,并获得克鲁伊夫的公开支持。道德理想主义的副作用往往是双重标准。

关于拉波尔塔卖胸前广告的故事,有过一个肥皂剧骗局,曾经有人忽悠说巴萨球衣胸前可以印“北京2008”的广告,拉波尔塔不知是被忽悠还是有意忽悠,居然让这个天方夜谭狠狠流传了好一阵子。而稍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北京奥运绝对无须也不会去打这样的有偿广告。现在以世界杯为己任的“卡塔尔基金”在巴萨身上投放广告,和当年拉波尔塔异想天开想和北京奥运合作,道理完全一样。只不过罗塞尔干成了拉波尔塔没干成的事而已。这样一来拉波尔塔对罗塞尔的道德指控未免故作清高了。
拉波尔塔是律师,又有政治野心,甚至有时还敢于流露出加泰罗尼亚独立倾向;罗塞尔是商人出身,在商言商——然而重商主义,恰恰也是巴塞罗那人传统。拉波尔塔就一定比罗塞尔纯粹纯洁吗?罗塞尔对拉波尔塔贪污挪用的指控有些过火,但熟悉巴萨内情的记者知道,拉波尔塔在中心区买了套豪宅,而这和他的收入似乎不符。

罗塞尔出卖胸前广告,更着眼与长远的权力之争,他清楚一旦不能扭转财务颓势,反对派尤其是拉波尔塔势力总会卷土重来。

说穿了,这是一个面子问题,巴萨球衣就是加泰罗尼亚的面子,巴萨的口号“不只是一个俱乐部”,言下之意,“巴萨是加泰罗尼亚的象征”,在加泰罗尼亚图腾上印上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国家的名字,确实有所冲突。然而能否更丰富更包容地看待巴萨的口号和俱乐部文化?巴萨只有十几万会员,加泰罗尼亚大区也就几百万人,但全球有数以亿计的巴萨球迷,他们中的多数不会也不必关心加泰罗尼亚的地域政治和文化,巴萨的另一个精神定位应当是:全球化时代漂亮足球的最佳代言人,甚至是足球的最佳情人,足球运动的最佳形象大使。这才是巴萨最大最光鲜的面子。

你可以对全球化保持警惕,但没必要虚伪地一概抵制。我倒不认为卡塔尔基金会就只是一个简单的公益慈善组织,恐怕更应该将卡塔尔基金会视为这个石油酋长国家“小国崛起”野心勃勃的面子工程。而迪拜,阿布扎比,多哈这样的中东城市,正在催生出一种超越阿拉伯本位文化的全球化时代新文明。同样,巴萨也不应当拘泥于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巴萨也可被视为全球化自由精神的象征。就此而言,巴萨和卡塔尔也不算冲突。毕竟卡塔尔基金会不是一个普通商业品牌,也不做武器生意,更重要的是,它不是博彩公司。

克鲁伊夫指责罗塞尔缺乏商业想象力。这确实是对罗塞尔的一大考验,比如卡塔尔基金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如何在巴萨共存共荣的问题,我想罗塞尔再没想象力也知道应当促成这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基金会的广泛合作。

就把巴萨当成一个巨无霸梦工厂去经营吧,至于忠诚,民主,道德,巴萨会员都拥有自己神圣的选票,即使是堂堂教父,也仅仅拥有一张选票而已,罗塞尔的决策是否得民心,最终还是取决于选票,这才是一个体育,美学,政治三合一的完美自治空间。


假如非要纯洁到底,那么巴萨的球衣其实早就被商业“玷污”得乌七八糟了,难道耐克的铜臭没熏死你老人家(何况罗塞尔原本就是耐克的人)?难道一件珠三角或北非产的正版球衣卖七八十欧元不暴利不黑心?难道耐克这样的有雇佣童工劣迹的跨国公司跟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就般配?

口号,精神,说多了难免有些虚,我喜爱的是巴萨的足球,而不是那件成本七八块人民币的球衣。我爱看的只是巴萨大片,巴萨的精神在球员的脚下,而不是球衣上。何况在球场上电视上,谁没事非要盯着球衣上那个logo看?我关心的是梅西,哈维,伊涅斯塔的天仙配,而不是卡塔尔基金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鸳鸯谱——鸳鸯戏水也好,棒打鸳鸯也好,都貌似高尚的道德问题。

但是要知道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是道德理想主义的极致。

而对我来说,美学才是最大的道德。现在是张开五指,而不是伸出中指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1864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